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春雨在漫無邊際地下。最難消遣的黃昏,我長久站在窗前,隔著玻璃,細品這絲絲入扣的雨。 這是一場晶瑩剔透的雨。雨中應有佳人,撐油紙的小傘漫步。雨中應有歸人,淋濕的衣衫被屋簷下守望的目光溫暖。雨中應有行人,行色匆匆,奔忙在期望與現實之間。而我,眼中只有雨霧籠罩的那條鋪著鵝卵石的熟悉的小徑,和小徑連接著的那座小橋。恍惚間,小橋上走過的只是、只是一個漸行漸遠、愈來愈模糊的佳人的背影。雨淅淅瀝瀝地下著,如泣如訴,傾訴著某種衷腸,寄予著某種相思。這雨很清瘦,那不是你“人比黃花瘦”的倩影嗎?剎那間,我無法迴避這清瘦的雨。 獨自面對半壺濁酒,本想可以忘憂。可是前人已經說透:借酒澆愁愁更愁。那種心情真的是好難受。留在多雨的城市,卻難以忍受那種潮濕的心情。那半壺濁酒,還能不醉人? 此時,眼前的世象迷離。我知道,家鄉的油菜花正在怒放,而花叢中的故事,卻隨翩翩蝴蝶遠去。夢想在鄉野雨中曲曲彎彎的小徑無拘無束、無避無掩地徜徉,只為看嫩綠的芳草靜靜地抽生,看五彩的花朵靜靜地唯美。坐在小河邊的一塊石上,不需要任何掩蓋,頭上只有輕拂的柳條。絲絲細雨偶爾飄灑在臉上,帶來些許的冷浸。 對雨而坐,想像放逐得很遠,過去的事情,顯影又飄逝,沉重又邈遠。眼前的心事,既纏綿,又悵然,更多的卻是洗練。對雨,我沒有陸游灑脫,惆悵總也拂之不去。陸游的上百次雨景,可以讓人沉醉。“枕上雨聲如許奇,殘荷叢林更催詩”、“小巷一夜聽夜雨,明朝深巷賣杏花”。雨聲,烘托了靜謐,也烘托著心情,激活浮想聯翩的豐富想像力。在纏綿、溫柔的雨中,腦海中是洞簫牧歌、春花秋月,是酒香四溢的杏花村和香煙繚繞的城廓。 歲月滄桑的履痕依然清晰,所經歷的風雨依然還在繼續。一個人的瘦雨黃昏,腦海中回放的都是一些凝固的印像。聆聽風雨,耳邊縈繞的卻是蘇東坡的《定風波》: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,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仍平生。 料峭春風吹酒醒,微冷。山頭斜照卻相迎。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此詞此景,使我了悟,陣風驟雨過後,接下來的常常是輕鬆平靜,自然界如此,人生旅程又何嘗不是? 雨還在下,絲絲入扣的雨在我的耳邊渲染出一個天籟之音飄緲的氛圍。聽瘦雨飄落的聲音,我已沉醉。雨與萬物和諧的音樂之叩跨越生命,從好遠走來,笑臉盛開在我的夢裡,於是乾枯的詩情,邂逅剎那間燃燒。單薄的詩歌見你會留下某些純粹的疼痛,那不是能用陽光的手指壓緊的嘴唇。瘦雨已叩開春天那扇精神之門,似一泓清淚,一腔熱血,一疊仍在徘徊著的回味波瀾。 在風雨中告別一個夢境,其實太難、太難。在不斷塑造生活、追求完美的過程中,需要一種情感的昇華,需要一種精神的裂變。平靜狀態的懸浮,也需要一陣風、需要一場雨。夢醒過後,醒來的都是一個真實的存在,並且是一個為之付出了都是值得的存在。孤獨中,你是最好的背景,跟隨我流浪,信任的沉重,讓我不敢草率放鬆。 春雨驟停,獨自下樓繞階而行,遙望天際疏星寥落,難怪古人傷感“迢迢牽牛星,皎皎河漢女”。近看城中昏燈數盞,離人期盼“何當共剪西窗燭,卻話巴山夜雨時”的意境已漸清晰。“陽光總在風雨後”,在這“潤物細無聲”的雨抵達之後,我已淡忘人世間所有的傷痛,不管這雨後是暴風雨還是風和日麗,我都將永遠眷戀:清瘦的雨,清瘦的你。 文章來源:安小妮的BLOG(嘉嘉&媽媽) |王龍的部落格 |最最正派趙老頭 |三聯生活週刊 |紅顏 |candy的快樂小家 |山泉的BLOG |解璽璋的部落格 |很北 |Will Bridie Make It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