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7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春夏秋冬,四季依然不停的在變幻;時間滴答,時間滴答,分分秒秒,你都趕不上流逝的時光瀟灑,幾十載,終是白駒過隙樣的困乏,那你告訴我,人走這一遭,到底是為何來的? 朱自清說,我們赤裸裸的的來,終將赤裸裸的回去的吧,一來一往,就好比你坐車從甲地到乙地而已,那兩地之間終有些風景的吧,比如有花、有草、有陽光,那你從出生是嬰兒,嬰兒長成幼兒,幼兒長成青年,青年長成壯年,壯年到中年,中年再到老年,究其一生,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成長,但是同樣的成長,卻有不一樣的風景,比如有些人走的是山路,那見到的是山的風景,有些人走的是平地,那見到的就是平原的風景,有的人走的是城市,那就有高樓大廈,有些人走的是沙漠,那只有沙漠的風景;也比如有的人從甲到乙地是用走的,有的人呢是坐著牛車的,有的人呢是坐著驢車的,有的人呢是坐轎子的,有的人呢是騎自行車的,有的人呢是坐汽車的,有的人呢是坐高鐵的,有的人啊是坐飛機的,有的人啊是坐火箭的,只能這麼說,人各有由命,命命不同,連一位哲學家都說,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葉子,何況是人和人呢?所以,人和人經歷的東西終是不一樣的。 有的時候,我總在想,人究竟是為什麼活的?是那句,人之髮膚,受之父母,還是那句大同社會,人人共追已,還是那句為了我愛的人?還是那句為了生活而生活,其實怎麼個活,都需要有個精神支柱的不是,如果只是活著,就缺少很多快樂。 菩堤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 有些事情,可以看的明白,只是一眼就看的明白,一眼就超脫的人,少之又少,生在紅塵,終其一生,煩事摻雜,不得其終。 我曾經很愛一個女孩子,可是後來彼此卻走散了,在我的生活中沒有了她,她的生活中沒有了我,她構成了我永遠的記憶,記憶裡是她甜美的笑,我成了她也許的回憶,也許沒有的回憶,我沒有問過,我只知道,我們教會了彼此如何去愛。 我們曾經快樂,曾經努力,曾經輝煌,曾經也曾迷茫,經歷的事情越多,卻越發現,缺少了快樂。 於丹說:快樂分為兩種,一種是創造性的快樂,一種是依賴性的快樂。小的時候,好奇的事情想要碰,弄不懂的事情想要懂,曾經拆了最心愛的玩具,想要知道它的構造,雖然心疼,但是依然快樂,現在長大了,卻缺少了最初的好奇,最初笑的最甜的快樂。 我們通往目的地的路上無論平坦,或者不平坦,目的地都沒有因為我們的快樂或者不快樂而變得長或者變得短,我們的目的地就是死亡,誰也不知道,你什麼時候死亡,也就意味著,你不明白你的路走到了哪裡? 都說,生活,生下來,活下去。 懂得欣賞沿路的風景,懂得享受晴天雨天,懂得調節得與失,懂得明白情與愛,懂得理解成與敗,懂得生活懂得生活,你選擇不了生活,你卻可以選擇生活的態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