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明媚溫暖的陽光照在我的身上,覺得真舒服。我們走在這條古老的街上,街的名字已經改了,可我還是習慣原來的名字,“北大街”。街邊許多古老的二層樓已經不見了,代替之的是嶄新的青磚紅色門窗的仿古式的二層樓。那古老的樓只有留在我的記憶深處,我記著那雕花的老式朱紅色的門窗,我記著那老式的朱紅色一扇一扇高高的木門,那高高的二層樓曾經顯示著這條街往日的繁華和榮耀。我記著那朱紅色的木門裡靜靜地地走出的老人,他們經常安靜地坐在門前曬著太陽,回想著他們往日的往日的幸福與歡樂。 街兩邊的古老的槐樹還和往日一樣安靜地站著,它們深褐色的枝條似乎顯得更加的深了,我仔細地看著每一個細枝,希望看見春天的綠色的氣息,可除了褐色還是褐色,古老的槐樹的每一根枝條都像古老的院落裡堆積的柴火一樣,顯得那樣那個的粗糙,那樣的蒼老。它們在溫暖的陽光中靜靜地待著,等待著一場春雨的到來,經過朦朦的如絲的春雨的滋潤,那深褐色的枝條上會有綠色的小芽出來。我知道即使春雨遲遲不來,那古老的槐樹也會在不久發出嫩綠的芽,又開始它們蔥蔥鬱郁的春天。 朋友們在聊著天,可我在這古老的街上尋覓著,我在尋找自己以前的身影,那時我們家就在離街不遠處的河邊住著,我經常來這條街上,多半是陪著母親買東西,這兒的每一棵樹、每一扇古老的門我都是那樣的熟悉,走在綠茵如傘的槐樹下,踩著路上斑斑點點的陽光的影子,無憂無慮地走著,享受著古老街道的安靜,享受著古老的槐樹的濃濃的綠色。 街上的那家有名的包子店已經找不到了,那曾經熟悉的二層樓上曾經掛著一塊木板,木板上寫著包子店的名字,幾個黑亮黑亮的大字,可木板的顏色我卻從來沒有看清楚過。也許因為時間太久了,木板已經讓歲月的風塵給濃濃的蓋住了。每天清晨,包子店裡的人就來來往往,有在店裡吃的,有給家裡的人帶回去的,店裡面熱氣騰騰,小小的店舖每天就這樣忙碌,每天不到中午十二點,他們就早早地賣完包子,關門打烊了。 我看著曾經的包子店舖的地方,想著往日的那個經常買包的我,那時我經常給我姥爺買熱騰騰的包子。 那年夏天,我家已經搬得離這條古老的街很遠了,我曾經騎著自行車,匆匆地趕許多的路來這兒買包子,那時我覺得自己非常的幸福,可現在包子店舖沒有了,往日的那個歡快的我也已經長大,現在站在古老的槐樹下,古老的槐樹一定不認識這兒往日曾經站在它的樹下女孩了。 我在尋覓著,我在尋覓著曾經走在這條古老的街上的熟悉的身影。雖然現在是午飯後,可現在路邊的行人來來往往,比往日的街道喧囂了許多,往日的此時街上應該只有寥寥的幾個人了,古老的街道此時也應該享受自己的午後的小憩了。在這來來往往的人群中,我找不到我熟悉的身影,那個身影總是離我很遠,總是在他離去,我卻在尋找。經常坐車經過這古老的街頭,我總是要透過車窗的玻璃,一直看著這條古老的,我在匆匆的行人中尋找著我熟悉的身影,雖然我知道,那熟悉的身影早已離去,可我卻還是每次都要一直尋找著,總希望那熟悉的身影會出現在我的眼前。 我曾經經常地想,古老的街要比我幸運多了,真的好羨慕它。它站在這兒就可以見到它相見的許許多多的人,他們從遙遠的地方來,帶來遠方親切的問候,帶著遠方的濃濃的思念,帶來遠方的熱愛探望它,他們回憶著的往日曾經的熟悉,記住它近日的模樣。今日的我卻只能想著古老的街的曾經熟悉的一切,在不斷地尋覓著我熟悉的身影,想像著那熟悉的身影就在我的不遠處靜靜地走著,我繼續想著,我不敢抬頭看那路邊熟悉的身影,就像在夢中一樣,我怕夢醒的時候。 她們說著話,我卻一句也沒有聽進去,她們沒有我的感受,她們只是偶爾經過這條街。她們在說著那家麵館的那位白髮的老人的牛氣,說他是最牛的老人。我曾經在那家麵館吃過一次面,在哪兒吃飯好似在自己的家裡,要什麼調料自己動手,那位白髮老人讓你覺得任何客套都沒有必要,趕快吃完飯該幹什麼就幹什麼。我停了下來,看著那麵館裡午飯後稀稀拉拉的幾個吃飯人,我在想像著那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裡面吃著飯,我在靜靜地看著…… 我們靜靜地走著,快要走出這條古老的街了,我卻好想留下,一直靜靜地站在這條街上,我也要像這條街上的一棵古老的槐樹一樣等待著,等待著每一個明媚的春天,等待著滿樹濃郁的夏天,等待著黃葉飄飄的秋天,等待著白雪茫茫的冬天,我要等待著那個熟悉的身影的走在我的樹下,我要默默地看著那熟悉的身影經過,我要默默地目送著那熟悉的身影離去……